世界大城市治堵策略:东京方圆500米内设地铁站

2010年12月14日 07:52   来源:北京晚报   于建 吴楠 赵喜斌 李海霞
·6.7亿罚单:被删邮件露马脚
·苹果被挤出中国手机市场前5
·恒天然被曝含肉毒杆菌
·菲方射杀台渔民视频曝光
·中缅天然气管道向中国输气
·中日首脑会谈为期不远
·进口车市场价格垄断重灾区
·GSK在华团队大换血
·欧盟九成光伏市场留给中国
·比利时药企UCB卷入贿赂门
·美国政府冷对底特律破产
·GSK4高管被抓 1疑接受性贿赂

世界大城市治堵

  ■本报记者 于建 吴楠 赵喜斌 李海霞

  北京治理拥堵,全民瞩目。记者发现,跟北京类似的东京、纽约虽说照样堵车,但其公交地铁便利发达,自行车也越来越流行,市民出行的成本与压力就大大降低。东京的官员与议员还乘坐公交地铁上下班。北京治堵,尚有大幅空间。

  今日北京

  4次变灯过一路口

  早上7时30分,西二环官园桥主路,车辆排着长龙由北向南缓慢行驶。长龙中几辆不甘寂寞打算加塞儿的汽车,将车斜插进右侧的车道,引来一阵急促的喇叭声。跑了十年出租的白师傅很无奈,“私家车越来越多,过去是一年比一年堵,现在是一个月比一个月堵。高峰期,踩刹车踩得脚都酸了。”

  车公庄大街与动物园路的交会处,来自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的车辆会聚到十字路口中央,一位私家车主摇下车窗仔细地观察着周围的车辆,“我怕再剐蹭,那就更麻烦了。我也是绿灯的时候通过的,结果南北向的车还没出去,东西向的车就进来了,都被堵在路中间了。现在也不管后面的交通指示灯如何变化了,反正是一有空间,我就得往前拱几步,要不永远都过不去。”几名交通协管员在车流中指挥着交通,他们的喊声被淹没在司机按下的汽笛声中。

  接孩子再堵也要开

  清晨7时,西黄城根北街北口,还没开始拥堵,不过平安大街的车流已开始加大,交警已上岗维护交通秩序。

  西黄城根北街并不宽,双方向单车道,南北向的道路只有数百米长。不过道路两边和周边的胡同中,却聚集着三中分校、四中、三十九中、一五六中等多所中学,再加上厂桥小学与西黄城根小学及多个幼儿园,这里被戏称为“小学院路”。“平时这条路都不怎么堵车,每天只堵两个‘半小时’,上学半小时,放学半小时。”沈先生每天都会遭遇一场短暂的“上学早高峰”。

  7时20分,送孩子上学的车流开始在西黄城根北街聚集,从北面平安大街拐进街道的车辆,开始走走停停。道路两旁停放尚未离去的私家车,与过往的车辆把道路完全占满,骑车人不得不在车流中穿梭,甚至骑上便道。背着书包的学生们,只好忙不迭地躲闪来来往往车辆。

  “你别问我,我都快迟到了!”离学校还有百余米,一名穿着羽绒服的学生便从车中跳了出来,快步跑向学校。为赶时间,不少学生都等不及车开到学校门口就下车。

  “我孩子5年级,应该让他自己走,但我还是不放心。”这种担心写在每个家长的脸上,“堵车也没办法,孩子的安全谁保证?”

  今日纽约

  越来越流行自行车

  纽约有“世界中心”之誉,其人口的数量和密度和北京也相当。其实纽约并不是一个好的范本,在交通问题上远不如欧洲一些城市解决得好。但这么一个“中等生”,并没有北京那么严重的交通问题。让北京现在就追随哥本哈根等这方面的“优等生”恐怕要求太高,“不符合中国国情”。但追上纽约,应该是个很现实的目标。

  出入曼哈顿仅6%开车

  我去纽约仅仅是短暂旅行或路过而已,印象都不太好。太大,太乱,公共交通特别是地铁显得十分破旧。朋友告诉我,别看地铁这么破破烂烂,不好看但很好用。确实,在纽约坐地铁,从来没有不便之处。

  虽然纽约满街是车,但只有48%的纽约人拥有机动车,据说这个比例是美国各大城市最低的。另外,只有30%的人开车上班,因为公共交通更快更便宜。这证明,纽约也有拥堵的问题,只是没有北京这么严重而已。前市长布隆博格2007年曾提出效法伦敦在曼哈顿地区收拥堵费,但被政治既得利益集团所阻挡,难以实施。不过,出入曼哈顿的消费客流仅有6%是开车的。因为公交的便利,街上的拥堵相对变得更好忍受些。

  纽约的地铁四通八达,长达一千多公里,再加上通勤列车、轻轨、城际列车等等,轨道就成了交通的主力。据一项2006年9月的统计,每个工作日乘坐地铁的乘客有507万多人次,如果再加上公共汽车,这个数字就变成了761万人次。

  纽约骑车人已超20万

  另一个值得注意之处就是自行车。中国本是自行车之国,美国一向很少有人把自行车当交通工具,骑自行车往往都是体育锻炼。但是,这几年趋势大转。纽约的骑车人如今已经超过二十万,每日有65万人次的骑车出行。另外,城市交通部门估计,滑旱冰的比开车人数量多一倍,也就是四十万左右了。目前城市的自行车道有680公里之长。其中,曼哈顿的水畔绿道长达51公里,大致相当于二环路的两圈多,完全和机动车隔绝。北郊的自行车专用道,则长达70公里左右。根据目前的规划,纽约的自行车道到2030年将扩张到2900公里,接近现有地铁里程的三倍。

  另外,纽约还有500名左右的职业三轮车夫,2005年的载客量达百万人次。全加起来,纽约人自行车出行的比例已经在各种交通中占21%。相比之下,北京的自行车出行率仅17.9%。现在北京满街汽车,纽约也许马上就要满街自行车了。

  老实说,纽约仍然遭受着堵车之苦,出入曼哈顿收拥堵费是明智之策。这一政策死于胎中,实在是个遗憾。不过,因为纽约的公共交通发达,更因为自行车越来越流行,日后开车的人减少,拥堵费还真可能会成为不必要的措施。薛涌(旅美作家)

  今日东京

  议员上下班都乘公交地铁

  “东京有些路段还是堵的,但是绝没有北京这么夸张。”吴强去年就到东京攻读硕士学位,对东京的交通状况他这样评价。和北京差不多,东京也承载着3000万的人口以及500万辆以上的各式机动车,除被称为“毛细血管”式的立体化地面交通外,让人感受最深的,就是东京便利、准时、相对便宜的地下轨道交通系统。

  地铁实在是太强大了!

  吴强初到东京,看到像蜘蛛网一样的地铁线路,他第一感觉就是“太强大了”。如果没有本地同学的指点,他说自己可能都不知道究竟该坐哪条线。

  住在杉并区的永福町,要坐井之头线到明大前,然后在明大前换JR山手线,坐到新宿……吴强每天都重复着这样的求学过程,全程22分钟。而吴强的老师——米雪千寻家中虽然有车,但每天也是坐地铁上班,因为500米之内就能找到地铁站。

  吴强说,东京的上班族都依赖公共交通上下班。近20条线路把整个东京覆盖得严严实实。据了解,在早高峰时的东京市中心区,有91%的人乘坐轨道交通工具,而乘坐小汽车的仅为6%。

  除了线路多,换乘方便和准时也是东京地铁的一大特点,99%的线路换乘都不需要走上地面另寻入口,均可于三四分钟内完成。

  公共交通很贴心

  为什么大家都喜欢搭乘公共交通?方便快捷是其一。吴强在东京还发现,东京的公共交通有很多人性化的地方,这是一些国内交通不能比拟的。

  先说说公共汽车,吴强发现每当一辆公共汽车停到公车站后,司机就会按一个装置,这时车身就会倾斜一些,上下车台阶和路面台阶就会尽量贴近。原来这是为了方便上车的老人,以免磕碰。

  而每天吴强搭乘的地铁人性化措施更不少:地铁站里一般装有镜子,以供工薪族或者需要的人整理仪容仪表;地铁里还有专门的时刻表,这是因为日本地铁都很准时,所以时刻表都印在一张小纸上给乘客看;地铁列车里还有一节车厢中的其中一排位子专门留给孕妇……

  关于换乘,更是方便——不管是市内地铁换乘市内电车,还是由市内电车、地铁换乘城郊电车或新干线,大都在站内就可实现。不少车站出站口直通大型商场、大型娱乐场和公司大楼,避免了人流二次拥堵,对缓解路面交通压力非常有效。

  高昂停车费让人心疼

  治理交通,高昂停车费是一个狠招。在吴强居住的地方附近,停车费一天高达1200到2400日元(100到200元人民币)。他的老师米雪千寻更是因为停车费太贵而放弃开车,因为他们的学校在新宿,那可是东京的中心地带,“一个是贵,另外一个是实在没地方停。”东京的白领上班族,一般都是周末出去郊游才用私家车。

  据介绍,东京停车场的费用一般在每月2万至4万日元之间,相当于一个普通职员月收入的十分之一。出门办事停车一般100日元只能停15分钟,如果在新宿、品川等大站附近停车,费用更高。因此,日本农村家庭汽车拥有量远远超过东京等大都市的家庭汽车拥有量。

  而吴强还了解到,东京的各大会社都有这么一个约定俗成的规定:公司“常务”以下的高级管理人员,上下班不准乘坐专车,只能乘坐电车或地铁等公共交通工具。实际上,不仅是“常务”等高级管理人员,许多议员等政治家上下班或办事也都是乘坐公共电车或地铁的。

  吴强在大街上还发现不少停车监督员,这些人大多是退休的老警察,两人一组,配备数码相机和记录仪器,发现违章的车辆就拍照贴条,一次罚款1.5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000元),扣两分(日本驾照满分6分)。吴强说,重罚让东京的车流畅通了不少。

  司机开车“一根筋”

  交通拥堵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路面交通秩序混乱。吴强在东京看到的都是彬彬有礼的司机,这或许也是东京交通状况“还可以”的一个原因。吴强说,一般只要司机看到有要过马路的,都会马上停下来让行人走完自己才开。 在东京,不少司机开车都是“一根筋”,极少并线。常见一条车道排成一溜,旁边的车道却空着。吴强说,这看似有些“资源浪费”,但由于乱并线的现象减少,既减少了追尾剐碰发生事故的几率,同时又增加了车辆行驶的整体速度,一定程度上减少了拥堵的情况。

(责任编辑:原子)

商务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