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国民焦虑:中国当代有没有文化大师?

2010年12月29日 13:47   来源:新华网   
·6.7亿罚单:被删邮件露马脚
·苹果被挤出中国手机市场前5
·恒天然被曝含肉毒杆菌
·菲方射杀台渔民视频曝光
·中缅天然气管道向中国输气
·中日首脑会谈为期不远
·进口车市场价格垄断重灾区
·GSK在华团队大换血
·欧盟九成光伏市场留给中国
·比利时药企UCB卷入贿赂门
·美国政府冷对底特律破产
·GSK4高管被抓 1疑接受性贿赂

  在不经意间,“文化大师”从“文化名家”和“文化名人”中凸显出来:打开“百度”,检索“文化名家”,找到相关网页1310万篇,相关新闻0.519万篇;检索“文化名人”,找到相关网页7.68万篇,相关新闻8.3万篇。但检索“文化大师”,相关网页达2780万篇,相关新闻达20.7万篇。由此可见,“文化大师”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一个热点现象,这也给我们带来诸多思考和启示。

  国外学者眼中的文化大师

  孔子、老子、孟子、孙武、杜甫、曹雪芹、鲁迅、毛泽东等入选过由国外学者推出的、在世界最具影响力的人物排行榜,他们为人类文明进步做出特殊贡献

  “大师”是从佛教里来的词语,《现代汉语词典》把“大师”解释为是对有很高成就的学者或艺术家的尊称。说到文人学者获“大师”称谓,最早见诸文字的大概是《史记》中的伏生。伏生及其弟子由于对艰深的《尚书》有专攻、有建树,被史家称为“大师”。

  对于谁是文化大师,国外学者还专门进行了研究。

  担任过纽约大学文学系主任的美国哲学博士丹尼尔·S·伯特,在本世纪初做了个“世界100位文学大师排行榜”,遴选有史以来100位最有影响的小说家、剧作家和诗人。他们是莎士比亚、但丁、荷马、列夫·托尔斯泰、歌德、普希金、惠特曼、司汤达、海明威、萧伯纳、夏洛蒂·勃朗特、雪莱、雨果、泰戈尔等。中国有杜甫(作品《杜工部集》)、曹雪芹(作品《红楼梦》)和鲁迅(作品《阿Q正传》)位列其中。

  美国人麦克·哈特博士也做了一个“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100位名人排行榜”。中国文化人儒教创始人孔子、道教创始者老子、儒家学派最伟大的继承者孟子入选。其他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名人是卡尔·马克思、亚里士多德、柏拉图、贝多芬、笛卡儿、米开朗琪罗、巴赫、培根、荷马等。

  目前,世界畅销的《影响世界历史的100本名著排行榜》,也是由美国学者推出的。入选6部中文名著:孔子的《论语》、孙武的《孙子兵法》、鲁迅的《阿Q正传》、老聃的《道德经》、毛泽东的《毛主席语录》、曹雪芹的《红楼梦》。其他名著包括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卢梭《社会契约论》,莎士比亚《哈姆雷特》,歌德《浮士德》,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马尔科斯《百年孤独》等。

  这些作者和作品都是经过历史沉淀出来的,其思想光辉历久弥新。

  值得一提的是,推出排行榜的几位外国研究学者认为,这些中国文化大师,积累着中华民族最深层的精神追求,也传承着中华民族最根本的精神基因,是中华文化圈构成的关键内核,为人类文明进步做出了特殊贡献,成为中华文明独特的文化标识。他们的名字在今天依然闪耀着时代的光芒。

  谁是中国文化大师

  究竟谁是这个时代的文化大师,众说纷纭,但对这一话题的关注,折射出崛起中的大国国民对真正大师渴求的文化心理焦虑

  对于谁是文化大师,世界在关注,中国也在关注。针对国外的一些排行榜,有些专家考虑到西方对中国文化理解不深等因素,认为屈原、李白、王羲之、范仲淹等且不说,在20世纪也有很多大师的身影掠过,诸如梁启超、王国维、郭沫若等,他们在文化内涵和艺术创作上对这个时代构成了影响。回眸历史长河,拥有了这些文化大师我们不能自大自傲,但更不能妄自菲薄。

  当然,国人更多关注的是“谁是中国当代文化大师”。

  作为一个时代的标识存在的巴金,为我们贡献了《灭亡》,爱情三部曲《雾》、《雨》、《电》,激流三部曲《家》、《春》、《秋》。他主编的《收获》杂志,成为中国当代文学杰作的摇篮。巴金被人称为“文学大师”。季羡林因在人文社会科学的研究贡献突出,被称为“国学大师”。著名学者余秋雨因有诸多影响深远的文化成果,也被不少人称为“大师”。

  吴冠中作为一位在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上具有独特意义和价值的人物,在中西艺术融合的实践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被国内外艺术界所公认。有媒体称吴冠中先生为“艺术大师”。再看中国电影界,谢晋、陈凯歌、张艺谋、冯小刚的影片影响了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在世界上有一定影响力和知晓度。有人认为,他们是中国电影界的大师。

  不过,这些文化名人被称为“大师”后,常引来一些异议。如,一些专家认为,这些文化名人在文化领域做出过特殊贡献,肯定都是具有历史意义的艺术家,但是不是艺术大师,现在说起来还为时尚早。有的甚至提出批评,认为如果仅凭媒介上的脸熟度和一两本畅销书,就称之为文化大师的话,这是不负责的做法。

  事实上,对于这些“被大师”的文化名人,他们自己对此也颇有自谦风范。巴金曾经真诚地说,自己只是一个写作者罢了。季羡林也说他真的“不是大师”,并在一篇《在病中》向世人立志“三辞”,一辞“国学大师”的大桂冠,二辞“学术泰斗”的大头衔,三辞“国宝”的大封号。冯小刚也坚持认为“中国电影界没有大师”。

  “谁是这个时代的真正文化大师”之所以能引起争议,表面上是媒体浮躁、乱贴标签和大众缺乏判断力造成的,但根子里折射出崛起中的大国国民对真正大师渴求的文化心理焦虑:国家强大了,经济发展了,迫切需要文化的提升;生活富裕了,社会复杂了,需要文化大师来慰藉心灵。不同的出发点,一样迫切的心情,导致了文化大师评判标准的多元多样多变。

(责任编辑:木木苏)

商务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