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西方文明似败实胜 已经让全世界接受

2011年03月21日 16:00   来源:新华网   
·6.7亿罚单:被删邮件露马脚
·苹果被挤出中国手机市场前5
·恒天然被曝含肉毒杆菌
·菲方射杀台渔民视频曝光
·中缅天然气管道向中国输气
·中日首脑会谈为期不远
·进口车市场价格垄断重灾区
·GSK在华团队大换血
·欧盟九成光伏市场留给中国
·比利时药企UCB卷入贿赂门
·美国政府冷对底特律破产
·GSK4高管被抓 1疑接受性贿赂

    《文明:西方与其他国家》一书封面

    【英国《经济学家》周刊3月10日一期文章】题:西方文明,似败实胜———《文明:西方与其他国家》一书书评

    原文提要西方作为全球老大的漫长历史或许快要结束了。但西方伟大的价值观,包括消费主义,却已经让全世界接受。

    尼尔·弗格森认为这个时代的两大问题是,一小撮西方国家是如何统治世界的,这些国家的统治地位现在是否受到亚洲崛起的威胁。总的说来,与预测西方的命运相比,他在解释西方的胜利时更成功。

    弗格森从欧洲文明势不可当的成就开始。1500年,欧洲的几大未来帝国控制着世界10%的领土,创造出40%多的财富。到1913年,在帝国顶峰时,西方控制着全球近60%的领土,一共创造出全球80%的财富。他慨叹道,这种令人震惊的事实对这代人却不起作用,他们用“所有文明都以某种方式彼此平等”的低能相对主义取代了历史的视野。

    发表这一尖锐批评后,弗格森在《文明:西方与其他国家》一书中用六个章节分别讲述他认为的西方成就的六大因素。科学、医药和新教徒的工作道德是人们熟悉的特点。比较不同寻常的是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常常低估的肮脏的商业三重奏:竞争、财产权和消费社会。

    因为弗格森善于在西方和其他地区之间编织对比,书的节奏轻快有力。这包括欧洲商人探险家对香料狂暴无情的争夺,与之形成对比的是紫禁城的静态完美以及最终的停滞;托马斯·胡克和艾萨克·牛顿在17世纪的英格兰多多少少自由的探索相对于塔基丁在16世纪的伊斯坦布尔建造的“渎神”天文台;北美中产阶级对私有财产的尊敬相对于赤道以南下层阶级的苦难———他们除了起来反对残酷的地主以外没有任何致富的希望。

    弗格森几乎带着欣喜的口吻说到消费社会是共产主义忽视的工业机器的齿轮。他写道:“资本家理解马克思忽视的东西:工人也是消费者。因此,试图把他们的工资压到仅够维持生存是不合逻辑的。”相比之下,尽管苏联能生产战斗机和氢弹,但他们的牛仔裤却很糟。

    历史学家会找到毛病———对这部点到为止穿越600年历史的书,他们怎么可能找不到?政治上正确的人会对弗格森为帝国辩护感到愤怒———尽管他没有回避帝国的弥天大罪。但是,这本书的主要弱点在于第二个问题:西方是否在劫难逃?

    弗格森提出的观点是,西方面临的危险与其说是年老绅士的衰落,不如说是瓦解崩溃。作为高度复杂的体系,文明“往往迅速从稳定转为动荡”。他认为,古罗马、17世纪的中国明朝、18世纪的法国波旁王朝、20世纪的不列颠以及最近的苏联都属于这种情况。西方当前的金融危机或许日后证明是其内部腐朽的症状。

    且不论凯撒们的统治是否的确毁于一代人,也不论法国革命是否标志文明的终结,弗格森认为西方可能崩溃这一观点的问题在于,他同时也认为亚洲正在采纳西方的价值观。中国利用西方的科学、医药和技术,同时鼓励努力工作的人们成为消费者,并在一定限度内拥有自己的住房。这与其说是西方的失败,不如说是西方的胜利。

    除非亚洲有自己的“杀手级应用”,否则很难看出仅凭这样一种胜利如何就能注定西方的灾难。尽管一小撮西方国家曾经这么做,但现在整个地球都开始加入。与文明的终结相比,更可能发生、也更乏味的情况是,西方只是将不再独特。   

(责任编辑:袁志丽)

我要评论
商务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