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古代流行的顺世论:只关心吃喝 沉迷于性放纵

2011年04月08日 10:32   来源:凤凰网   石海军
·6.7亿罚单:被删邮件露马脚
·苹果被挤出中国手机市场前5
·恒天然被曝含肉毒杆菌
·菲方射杀台渔民视频曝光
·中缅天然气管道向中国输气
·中日首脑会谈为期不远
·进口车市场价格垄断重灾区
·GSK在华团队大换血
·欧盟九成光伏市场留给中国
·比利时药企UCB卷入贿赂门
·美国政府冷对底特律破产
·GSK4高管被抓 1疑接受性贿赂

  核心提示:印度古籍《六见集论疏》谈到顺世论宗派时说:“他们只知道吃喝,而不关心善与恶的存在,除了直觉到的东西之外,不相信任何事物。他们饮酒食肉,耽于无限制的性放纵。每年,他们都会在一个特定的日子里聚集到一起,与妇女们无节制地交媾。他们的行为像普通老百姓,由此称为顺世论。”

本文摘自《爱欲正见》,作者:石海军,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在佛陀生活的时代,印度也盛行顺世论。什么是顺世论呢?我们从它的名称上说起,按照印度古代《利论》等书的看法,普罗大众多认为财富和欲望的满足便是人生的目的,他们常常否认未来世界任何事物的存在,而这也正是顺世论的根本主张,因为它迎合了大众的趣味和心理,因此得名为顺世论,取其“随顺世间”这样的意义。顺世论认为,现实的、感官的快乐是人生的真谛所在。它主张完全的自由,绝对的自由意志,是生活的自然之道,所以也被称为任心学派,意思是随心所好,为所欲为。从哲学观上讲,顺世论认为人是由土、水、火、气四大元素构成的,人一旦死去,他的躯体就还原为自然的四种元素,灵魂也就消失了。除了具体物质世界之外,顺世论什么也不相信,否认任何超世间的存在。因此,它也被认为是印度古代的唯物主义学派。在顺世论者看来,生命体就好像是水中的气泡,人不过是有意识的身体。人活在世上,身体最为重要,他们也被认为是印度最早的唯身论学派。

  在顺世论看来,每件事物都由本性(自性)的自发作用而生存的。一切众生的目的就是幸福,在这个学派看来,人可能获得的最高幸福即是感官之乐,因此,他们常常被称为享乐主义派。印度14世纪伟大的神学家萨亚纳·摩达婆(SayanaMadhava)在《摄一切见论》中,将“今朝有酒今朝乐,未必有命到明朝”的生活观点、哲学上的怀疑主义、神学上的无神论等最极端形式的主张都归属于顺世论者:“人生唯一的目的是感官的快乐享受。你也不能说那样的快乐不能称为人生的目的,既然人生总是混杂着某种痛苦,而我们的智慧又要求我们享受尽可能的、纯洁的快乐,避免随之而生的痛苦……所以对于我们来说,决不因为害怕痛苦而放弃享乐,享乐是我们的天性,本能是我们的一切。人们岂能因为野兽吞食而不播种五谷;岂能因为乞丐乞讨一点食物而不将汤锅放在火上。”

  印度古籍《六见集论疏》谈到顺世论宗派时说:“他们只知道吃喝,而不关心善与恶的存在,除了直觉到的东西之外,不相信任何事物。他们饮酒食肉,耽于无限制的性放纵。每年,他们都会在一个特定的日子里聚集到一起,与妇女们无节制地交媾。他们的行为像普通老百姓,由此称为顺世论。”印度也有学者认为,既然他们是在每年特定的日子里进行男女性爱,这说明他们的放荡与狂欢带有仪式的意义而并非腐化堕落,因为性爱仪式在印度古代并不是一种孤立的现象。爱神节(Madanotsava)在印度古代极为盛行,在爱神节期间,准许人们满足肉欲主义的享乐,婆罗门和首陀罗、帝王和乞丐都以同等的热情参加爱神节,在此节日狂欢与淫欲是受到崇拜的。至今盛行于印度的霍利节,按一些学者的说法便是从爱神节演化而来。

  顺世论也被称为是广智派(Barhaspatyas),因为据说他们的教义和主张最初是由广智仙人(Barhaspati)提出来的。《广智经》中有两个格言被认为是真实无伪的:“一般来说顺世论是在获得物质繁荣的时候信奉遵行的。”“至于爱欲仪节,奉行的只有迦波里迦派。”在广智仙看来,顺世论主张人生在世要追求财富,而迦波里迦派则追求爱欲的享受,奉行爱欲仪式。显然,顺世论以其唯物主义哲学而成为印度古代经济科学的开端,而迦波里迦派则以享乐主义哲学体系成为性爱科学的滥觞。表面上,这好像是两个不同的派别,但实际上,顺世论派与迦波里迦派有密切关系,这是因为迦波里迦的性爱仪式与繁荣物质财富的理想是相关相联的。在印度古代,举行爱欲礼仪即男女性爱仪式的目的主要为了物质的繁荣,自然界的产量可以仿效或传播人类的生殖而提高,这也就是说,财富与享乐自古以来便天经地义地联系在一起了,这便是性爱仪式的最初含义,也正是因为如此,顺世派也被称作迦波里迦派,两者常常混为一谈,而且在后来的发展中,两者也确实融合为一体了。

  在早期的佛教资料如《曲齿经》中我们就可以发现顺世论的名称,在同样早期的《梵动经》中我们发现有一种确定的唯物观点将身体等同于自我。由此可以推断,原始顺世论远在佛教之前就已存在了,而在佛陀生活的时代又得以进一步盛行,后来顺世论又与印度的密教和性力教派联系在一起,从而对印度社会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因此,顺世论并不是仅仅属于印度古代某个时期,即使今天印度也还存在着顺世论宗派活活生生的例子,这正如印度著名学者夏斯特里在《顺世论》一书中所说的那样:“顺世论和迦波里迦派的影响现在在印度也还是强有力的。有一个宗派,而且是人数众多的一个,它的信徒相信人的物质身体是唯一值得关心爱护的,他们的宗教修行与男女的结合有关,他们的成就(siddhi,神通,本领)的高低就看性爱交合时间的长短而定。这些人自称为毗湿奴派,但是他们并不相信毗湿奴大神或黑天。他们只相信身体。他们还有另一名称,叫作苏合佳(Sahajia,自然主义,自然派),它是从印度大乘佛教中生发出来的一个佛教宗派的名称。”在《印度唯物主义、感官主义、享乐主义简史》中,夏斯特里又说:“有些堕落佛教宗派,以放松男女道德为其特点,逐渐加入顺世论派。这些宗派之一即迦波里迦,他们本是很古老的宗派。他们饮酒,以人为牺牲,玩弄女人……因为色欲或肉体快乐的享受是这个宗派的目的,它逐渐加入到左道异端(Nastika)形式的顺世论派,按照这派的观点,人生至高至善的鹄的……就是肉欲快乐的享受。”

  顺世论派是一种欢乐的信条,在他们看来,现实生活中的一切都是明朗愉快的,由于他们的影响,在印度的那个历史时期,无论寺院与王宫,诗歌与艺术,无不陶醉于色欲主义。公元10世纪之后,随着佛教在印度的衰落以及伊斯兰教的入侵,顺世论派在印度各地采取各种形式的伪装隐蔽起来。

(责任编辑:袁志丽)

我要评论
商务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