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欧洲人如何看财富:贫穷是原罪 崇尚不劳而获

2011年04月19日 11:22   来源:凤凰网   [法]阿利埃斯,杜比/主编 李群 等/译
·6.7亿罚单:被删邮件露马脚
·苹果被挤出中国手机市场前5
·恒天然被曝含肉毒杆菌
·菲方射杀台渔民视频曝光
·中缅天然气管道向中国输气
·中日首脑会谈为期不远
·进口车市场价格垄断重灾区
·GSK在华团队大换血
·欧盟九成光伏市场留给中国
·比利时药企UCB卷入贿赂门
·美国政府冷对底特律破产
·GSK4高管被抓 1疑接受性贿赂

  核心提示:在柏拉图看来,在一个井然有序的城市里,市民应由奴隶的劳作来供养,商人则应由无社会地位的人来供养,“美好”生活是有身份的人过的生活,是被设定的“有闲人”过的生活(正如我们看到的,这意味着地主的生活,他不“工作”,而是靠整日监视他的庄园打发时间)。

  文章摘自《私人生活史1:古代人的私生活》 作者:[法]阿利埃斯,杜比/主编 李群 等/译 出版社:三环出版社

  要理解古代人对劳动的态度,就要首先了解某一社会阶层的财富来源与特点及其所决定的劳动阶段。在古雅典时代,喜剧诗人依靠人的职业区分人(厄刻拉底是零售商,利西采是卖羊人),他们不打算恭维他们,认为做一个真正的男人必须生活闲适。在柏拉图看来,在一个井然有序的城市里,市民应由奴隶的劳作来供养,商人则应由无社会地位的人来供养,“美好”的生活是有身份的人过的生活,是被设定的“有闲人”过的生活(正如我们看到的,这意味着地主般的生活,他不“工作”,而是靠整日监视他的庄园打发时间)。

  亚里士多德没有弄清楚奴隶、农民和杂货商如何指望能够过上“幸福”生活——一种富有和贵族般的生活。这样的生活只属于那些特殊身份的人们,他们承受得起那种随心所欲、只求自己高兴的生活。只有这些闲适人士才符合理想的人性,只有他们才有完美的公民权。“只有那些免除必要的劳作,而由奴隶、工匠和体力劳动者们去完成了工作的人才享有这种美事。如果宪法要求公众具备美德,那么奴隶、工匠和体力劳动者是不能称为市民的,因为劳动者的生活无法使人获得美德。”

  亚里士多德并非说一个穷人没有途径和少有机会去展示某种美德,而是指贫穷是一种缺陷。对梅特涅而言,人类是从粮仓的大小开始的;对希腊人和罗马人而言,人类以地主为开始。希腊和罗马贵族们并不认为自己优越,超于普通人而享有某种人性。但他们单纯而又天真地认为自己就代表人性,因而穷人在品行上就低人一等,穷人并没有像人类那样去生活。

  富有是美德。狄莫西尼在一次审判会上作为辩护人,肆意辱骂他的对手,雅典群众作为他的判官,“我比埃斯基奴斯更有价值,我比他出身好。我并不希望去辱骂贫穷,但是我想说,这是命中注定的。我小时候上好的学校、有富足的财产、不必按要求去从事令人羞耻的劳动。而你埃斯基奴斯,还是小孩时就得为自己可能作为一个奴隶而哭泣,在某个教室里你父亲才做个教师,这一切是你命中注定的。”在这件事中,狄莫西尼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希腊思想家们确证了罗马人这种天然的认知错误,“普通工作是卑贱的劳动,哲学家波寒冬涅斯认为,这些工艺是体力劳动者在劳动中形成的,他们终身劳作为生,在这样的职业中没有美,也极少有与善相似之处。”塞内卡写道。西塞罗不需要拜读哲学家潘纳提斯的大作,西塞罗知道“薪酬劳动是肮脏的,与一个自由人身份不相符,薪酬是劳动的价格,而不是某种艺术品;技能劳动也是卑贱的,零售商务也是如此(与大型批发商相反)”。平等主义、社会主义或基督徒的观念均没有去审视这种对劳动自发的蔑视。

  古代人欣赏那些不劳而获的人,这与古代法国贵族称普通人为乞丐的情况极为相似。富有阶层或多或少会培育出一些贵族人物,并下决心维持对权力杆杠特殊的控制,颂扬有闲人员享有自由文化和政治生涯的身份。亚里士多德说,工人不知道怎么进行统治,更主要的是他们几乎没想去统治。事实上,根据柏拉图所言,大多数的有钱人并不参与社会事务,他们仅仅关注自己享乐和增加他们的财富。神秘主义者普洛提诺写到,大多数富人的举止尽管很令人失望,但是他们至少有优势不必去劳动,因而“他们形成一类存在于人们记忆中带有美德的人群”,然而“大批的体力劳动者是一伙令人鄙视的群氓,他们的任务是去生产那些具有美德的人需要的东西”。

(责任编辑:木木苏)

商务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