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埃及艳后克里奥帕特拉:无处不在已成不朽

2011年08月09日 11:05   来源:新浪   
·6.7亿罚单:被删邮件露马脚
·苹果被挤出中国手机市场前5
·恒天然被曝含肉毒杆菌
·菲方射杀台渔民视频曝光
·中缅天然气管道向中国输气
·中日首脑会谈为期不远
·进口车市场价格垄断重灾区
·GSK在华团队大换血
·欧盟九成光伏市场留给中国
·比利时药企UCB卷入贿赂门
·美国政府冷对底特律破产
·GSK4高管被抓 1疑接受性贿赂

  这些塑像碎块,头部是一位罗马女性,身体则属于克里奥帕特拉的一位先祖-在亚历山大城金海水下发掘中出土

  登德拉的一座神庙中,墙上左侧的人像就是克里奥帕特拉,像这样标明其名号的造像寥寥无几,画面中的她在履行法老职权,向众神献祭,画中另一人是他与凯撒所生之子,他出现在这里是一种宣传手段,旨在巩固其继承人地位,母亲自杀后不久,他也被俘虏并处死。

  菲莱神庙群从尼罗河中的一个岛上拔起,紧邻于阿斯旺之南,其中许多建筑都是在托勒密王朝的法老主持兴建的,作为女神伊西斯的祭拜中心,克里奥帕特拉自命为这位颇得民心女神的化身,该朝代的其他往后也大多如此。

  撰文:奇普· 布朗 Chip Brown

  翻译:王晓波

  埃及艳后今何在?难言,难言!诚然,她无处不在,她的名字——克里奥帕特拉——已成为不朽,被广泛用来给赌博老虎机、洗衣店、桌面游戏、艳舞女郎冠名,甚至地中海的一个污染监测项目也叫这个名字。顶着她名头的216号小行星绕着太阳飞旋。她生前“熏香沐浴的丰仪和穷奢极侈的生活”是一款香水效颦的意象。这位作为最后一任法老统治埃及的女人据说曾用囚犯来试验毒药,今日则作为中东最畅销的香烟牌子来继续“荼毒”她的子民。评论家哈罗德·布鲁姆对她曾有一句响亮的断语,说她是“世界上第一位明星”。如果历史是一座戏台,那么没有哪位女伶能像她这样八面玲珑。

  跟她的家族一比,《红楼梦》里的宁国府简直可以获美德奖章,而她就在这样的家族里先后扮演了皇室公主、皇姐和母后。除了供古今男子浮想联翩之外,她还是位启发力永不枯竭的缪斯:从1540年到1905年,她催生了5部芭蕾剧,45部歌剧和77部话剧;她是至少7部影片的女主角,即将上映的一部将由安吉丽娜·朱莉扮演。

  然而,要说她无处不在的话,她却又是不露芳踪的,传记作者迈克尔 · 格兰特说,世人“从她在世时起就对她的为人大肆扬撒虚构与辱骂的迷雾”,遮蔽了她的本来面目。虽说人人都以为她是魅惑男子的高手,对她的面容却找不到任何可靠的描绘。现存的画像是以铸在硬币上的克里奥帕特拉侧脸为依据,全无姿色可言。位于登德拉的一座神庙中有面6米高的浮雕,其中虽有她的形象,却徒具写意的轮廓;有的博物馆摆出几座号称埃及艳后的大理石半身像,可能大多数塑造的根本不是她。

  古代修史者称赞的是她的魅力,而非美貌。有魅力是当然的,因为她能引得罗马两大巨头倾心:尤利乌斯· 凯撒与她育有一子,马克· 安东尼与她相恋十多年,是她三个孩子的父亲。不过据希腊史学家普鲁塔克说,克里奥帕特拉的美貌不是“让人看一眼就心跳气短的那种;跟她交往起来则令人着迷,她的神态、言谈间的雄辩以及一举一动流露的性格,太刺激了。单是听她的声音也大有乐趣,而她的舌头就像一架多弦的乐器”。

  克里奥帕特拉在人世的谢幕是在其陵墓的传奇布景之下,据说她遍体是皇家的珠光宝气,长眠于纯金的王座中。凯撒遇刺后,他的血裔屋大维为争夺罗马帝国的控制权而与安东尼交战十多年,后者与克里奥帕特拉兵败于亚克兴后,他的军队在公元前30年夏进驻亚历山大城。克里奥帕特拉躲进陵墓的巨门背后死守,墓中囤有无数的金银宝珠和工艺珍品,她立誓宁可烧掉它们也绝不使之落入罗马人手中。

  是年8月1日,挥剑自刎后奄奄一息的安东尼被抬入陵墓,咽下最后一口安魂酒,死在克里奥帕特拉的怀抱里。大约十日后,克里奥帕特拉可能也在这里结束了自己39岁的生命,以免于兵败被俘的羞辱,据说她是用毒蛇自杀的。罗马史家狄奥 · 卡西乌斯说克里奥帕特拉与安东尼的尸身都得到了防腐处理,而普鲁塔克记述屋大维曾下令将二人合葬。16个世纪以后,莎士比亚写道:“天下没有哪一座坟墓的主人/及得上这对伉俪的盛名。”

  然而我们还是对那座陵墓的所在一无所知。文艺家们对克里奥帕特拉的兴趣之浩然不绝,似乎与考古学家们掘出的有关她的资料之捉襟见肘,恰是成反比的。亚历山大城一带对学者的吸引力不及尼罗河沿线那些更为古老的遗址,比如吉萨的金字塔和卢克索的神庙,这也难怪:地震、潮汐、上涨的海水、下陷的大地、国家的战乱、草民的漠然(为了拣几块盖房子的石头就去拆先人的楼阁),已经毁掉了亚历山大的古城区,克里奥帕特拉家族传续了三百年的家园不复存在。古亚历山大城的辉煌如今大多已没入了6米深的水下。

  近几十年,考古学家终于立志要解开克里奥帕特拉的下落之谜,并开始认真寻找她的墓葬。由法国探险家弗兰克 · 戈迪奥和他的“欧洲水下考古研究会”发起、始于1992年的水下发掘工作,使研究者得以摸清被淹没的古亚历山大城区的构造。一些覆满藤壶的收获被带出水面,巨大的斯芬克斯石雕、石灰岩阶石、花岗岩柱等等,使人们更迫切地想要认识克里奥帕特拉的世界。

  “我的梦想是找到一尊克里奥帕特拉的塑像——带有她名号标记的,”戈迪奥说。但水下工作迄今还没有发现任何陵墓。潜水员遇见的唯一带有克里奥帕特拉芳名的东西,只是漂在水里的空烟盒而已。

  后来,亚历山大城外沙漠中的一座神庙成为另一项有关研究的焦点。其主持者怀疑,像克里奥帕特拉这样富于心计与远见的君主,可能会安排一处比喧闹的亚历山大城更适于作灵魂依止之处的墓地——一个受人崇仰的所在,可以让她远离纷扰地守着深爱的安东尼长眠。

  扎西·哈瓦斯在2006年11月时的职务是埃及古迹最高委员会秘书长,办公室在开罗。这天他抽出一张信纸,上面画着他和一支科研队伍过去一年来发掘的考古遗址的简图。“我们在寻找克里奥帕特拉的陵墓,”他兴奋地说,“过去从来没有人系统化地寻找过埃及最后一位女王的下落。”这场搜寻行动缘起于2004年,当时多米尼加共和国的一位名叫凯瑟琳· 马丁内斯的女性与哈瓦斯取得联系,并前来呈述自己发展出来的一套理论:克里奥帕特拉可能被葬在一座年久失修的神庙里,位于沿海沙漠城镇塔波西里斯·马格纳(今名阿布希尔),在亚历山大城以西45公里。

  塔波西里斯 · 马格纳古城坐落在地中海与马留提斯湖之间,在克里奥帕特拉当政时期是一座港口重镇,这里的葡萄园所酿的美酒远近闻名。公元前25年造访埃及的地理学家斯特拉波提到,塔波西里斯· 马格纳举办过一场盛大的公众节庆,极有可能是为了祭祀奥西里斯神;他还说附近有一片乱石嶙峋的海滩,“正当壮年的人们一年四季都要去那里聚会”。

  “开始发掘工作之前,我还认为克里奥帕特拉的墓葬会安设在王室的陵园区,正对着亚历山大城的王宫。”哈瓦斯说。但过了些日子,马丁内斯的推理让他认可了另一种理论的探索价值:也许克里奥帕特拉做了机智的安排,确保她和安东尼被秘密埋葬在可以永世不受打扰的长眠之所。

  凯瑟琳 · 马丁内斯少小聪慧,到19岁时已拿下法律学位。她曾在圣多明各大学讲授考古学,但只作为业余爱好——那时她既没去过埃及,也从没摸过一下铲刀。她把自己对克里奥帕特拉的痴迷溯源到1990年与父亲的一场争论。那年她24岁,某日在父亲的图书馆里闲走,想找一本莎士比亚的剧作《安东尼与克里奥帕特拉》。她父亲是一位研究法学的教授,通常对自己的论断非常谨慎,这一天却随口把那位名满天下的埃及女王斥为“娼妇”。“你怎么能这样说!”两人为此辩论了几个小时,马丁内斯极力论证罗马的政治宣传和后世千百年的女性歧视歪曲了克里奥帕特拉的为人,终于使大教授

  承认他对克里奥帕特拉的看法也许有失公道。

  从那一刻起,马丁内斯就决心了解关于这位传奇女王的一切。她精研权威文献,尤其是普鲁塔克对马克· 安东尼与克里奥帕特拉联盟关系的叙述。看起来罗马人好像有意把她刻画成了一个堕落淫逸的专制君主,最好的一面也只是个擅耍手腕的政客——挑拨刚崛起的罗马帝国中的不同派系互斗,不择手段地维持埃及自治。而且当代的研究者可能错失了有关克里奥帕特拉墓葬之地的重要线索。

  “在任何古代文本中都无法查到克里奥帕特拉葬在哪里,”马丁内斯说,“但我相信她对一切都有预先的安排,从如何生活到如何死去,乃至以怎样的方式被后人发现。”

  2004年她给哈瓦斯发了电子邮件,没有收到回复。她没办法像克里奥帕特拉谒见凯撒那样,把自己装在口袋里偷运到哈瓦斯的办公室去,便采取电邮攻势,据她估计发了不下一百封。还是没回音。于是她去了开罗,最终通过一名曾供职于埃及古迹最高委员会的导游,搞到了被哈瓦斯接见的机会。

  “你谁呀,想干嘛?”哈瓦斯在2004年秋天马丁内斯走进他办公室时问道。她没有立刻说明自己在寻找克里奥帕特拉,怕哈瓦斯把她跟那些相信是外星人建造了金字塔的傻瓜混为一谈。“我想看看那些不对公众开放的遗址,”马丁内斯说。哈瓦斯给了她参观亚历山大、吉萨、开罗的古迹的许可。

  马丁内斯在2005年3月再至埃及,又去拜访哈瓦斯,带来了她已被多米尼加共和国任命为文化外交大使的消息。他不禁失笑,说居然有她这么年轻的大使。她谈到了前一年造访的塔波西里斯· 马格纳古镇,并表示想要再去,那里有一座科普特教堂的遗迹,而她对基督教历史感兴趣。哈瓦斯又一次开了绿灯。她把遗址各处走了一遍,拍了照片,又去找哈瓦斯。“限你两分钟说完,”他说。到了揭开底牌的时候了。马丁内斯表示想要发掘塔波西里斯 · 马格纳,“我有个推论,”她说道,终于说出了她认为塔波西里斯 · 马格纳是克里奥帕特拉长眠之地的秘密。

  “啥?”哈瓦斯说道,不由抓紧了椅子的扶手。一支匈牙利考古人员刚刚完成对那处遗址的发掘,而且曾有法国考古学家在那座神庙的墙外挖出了罗马浴池。一些欲将塔波西里斯 · 马格纳建成旅游景点的提案正等待审批。

  “给我两个月时间,”马丁内斯答道,“我会找到她。”

  克里奥帕特拉七世生于埃及,但她的血脉却承袭了已统治埃及近300年的希腊裔王室。来自马其顿的托勒密家族在埃及建立了历史上最辉煌的朝代之一,他们的声名远播不仅是因为财富与智慧,还源自血腥的内斗以及特异的“家庭价值观”——现代人的家庭肯定受不了他们这一套,因为其中包含了乱伦和血亲相杀。

  托勒密家族在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以后登上了王位,后者在公元前332年发兵,旋风般扫平了埃及北部,赶走了此前占领埃及的万民憎恶的波斯人,因而埃及人视他为神一般的拯救者。他在首都孟菲斯被奉为法老后,便在地中海和马留提斯湖之间的一长条土地上铺开了亚历山大城的蓝图。这座城市在后来近千年的时间里作了埃及的新都。

  亚历山大在公元前323年去世后,埃及改由他生前信任的将军托勒密统治,后者耍了个很漂亮的造势手腕:劫持了运送亚历山大遗体回希腊的灵车,转而安葬在亚历山大城。托勒密于公元前304年的亚历山大忌日登上法老之位,他向埃及诸神献祭,采用了埃及式的王位称号,在肖像中也是一副法老装扮。

  托勒密王朝最重大的遗产就是亚历山大城本身。它当年有着30多米宽的主干道,光可鉴人的石灰岩柱廊,还有法罗斯岛上俯瞰着港口边楼阁神庙的高耸灯塔——它是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亚历山大城很快成为当时全世界最大、拥有最辉煌文明的城市。它是一座各色人等川流不息的大都会,有埃及人、希腊人、犹太人、罗马人、努比亚人……整个地中海世界最杰出的学者纷纷来到这里,在“缪斯院”(全世界最早的学府)和宏伟的亚历山大图书馆治学。

  正是在这里,早于哥白尼学说1800年的阿里斯塔克斯提出了以太阳为中心的天体系统,埃拉托色尼算出了地球的周长。在这里,《圣经》首次被译成希腊文,文品“淫秽”的诗人苏塔德斯试探出了艺术自由的最大限度:他就托勒密二世与其姊妹的不伦婚姻信手写了一段粗鄙的诗句,于是被塞进一口灌铅的大柜,丢到大海里去了。

  托勒密家族喜排场,擅挥霍,盛极一时,这样的王朝自然不可避免地要走向衰败。到公元前51年,18岁的克里奥帕特拉七世即位时,托勒密帝国已在倾颓之中,失去了塞浦路斯诸岛、昔兰尼(利比亚东部地区)和叙利亚的部分领土。罗马的军队很快就要打进亚历山大城了。不过,尽管承受着旱灾、饥馑和无休无止的内战,亚历山大城与乡土气的罗马比起来仍是座华彩熠熠的城市。克里奥帕特拉急切地想振兴自己的帝国,却并不与崛起中的罗马强权争锋,反而为之出力,对其提供船只资粮,并为罗马将军凯撒诞下一子(恺撒里昂)来巩固他们的盟友关系。

  为了避免她的臣民对她跟罗马人勾搭心生恨意,克里奥帕特拉热诚地拥护埃及的传统。据说她是托勒密一系的法老中第一位肯花功夫去学埃及语言的人。一般而言,外来统治者接受当地神灵信仰、取悦宗教权力阶级都是出于政治目的,但托勒密家族确确实实对埃及的生死转世观大有兴趣。基于这份热爱,便出现了一种希腊、埃及杂交的宗教,其终极表达就是塞拉皮斯崇拜——其本来面目仍是埃及的奥西里斯、伊西斯神话传说。

  这个传说是埃及宗教的神话基础之一,说的是奥西里斯神被兄弟塞特杀害后,尸身被砍碎并分送往埃及各地。他的妻子(也是妹妹)伊西斯通过诱惑太阳神拉说出自己的秘密名字而获得神力,能使丈夫复生一小段时间,并利用这点时间受孕,怀上了儿子何露斯神。何露斯最终杀掉叔叔塞特,为父亲报了仇。

  到了克里奥帕特拉的时代,围绕女神伊西斯的崇拜已在地中海一带流行了千百年。为了强化自己的统治地位,并承袭以前历代王后的做法,克里奥帕特拉设法把自己的身份同伟大的伊西斯神联系起来(马克· 安东尼则对应奥西里斯),让人们把她当作女神来崇敬。她下令把自己的肖像和塑像都刻画成这种母性之神的形貌。

来源:华夏地理

(责任编辑:刘蕾)

我要评论
商务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