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1787年美总统全球变暖观点被驳回

2011年08月23日 09:42   来源:环球时报   
·6.7亿罚单:被删邮件露马脚
·苹果被挤出中国手机市场前5
·恒天然被曝含肉毒杆菌
·菲方射杀台渔民视频曝光
·中缅天然气管道向中国输气
·中日首脑会谈为期不远
·进口车市场价格垄断重灾区
·GSK在华团队大换血
·欧盟九成光伏市场留给中国
·比利时药企UCB卷入贿赂门
·美国政府冷对底特律破产
·GSK4高管被抓 1疑接受性贿赂

  美建国之初就争论全球变暖

  孙力舟

  历史往往惊人地相似。2000年的美国大选中,在任的副总统戈尔和共和党候选人小布什曾激烈辩论全球变暖问题,类似的场景竟然在200年前也曾出现。美国学者约书亚·肯戴尔著有《被遗忘的国父———诺亚·韦伯斯特的痴迷与美国文化的创建》一书,最近,他在美国《史密森尼》杂志上发表文章,描述了18世纪末发生在美国的关于全球气候变暖的第一次大争论。

  杰斐逊连续50年记录温度

  1776年7月1日,弗吉尼亚州的农场主、后来先后担任美国副总统和总统的杰斐逊,刚刚完成《独立宣言》的起草工作,就开始每天记录温度。他在此后50年中,每天测量两次温度,还根据自己测量的数据,计算每月和每年的平均温度。

  1787年,杰斐逊出版了《弗吉尼亚记事》一书,讨论了家乡弗吉尼亚州和整个美国的气候状况。在介绍风流、降雨和温度的章节末尾,他尝试提出了一系列论点:“我们的气候……正在发生明显变化。在中年人的记忆里,无论是高温还是低温都变得越来越温和。降雪频率和厚度降低了……老年人告诉我,过去每年有3个月积雪覆盖大地。过去河流有时会在冬季冻结,现在很少冻结了。”他还对气候变暖的破坏性后果非常担心,认为春季“不幸的冷热起伏”是“对水果的致命打击”。

  其实,即使在18世纪末,杰斐逊的观点也不算新鲜。2000多年来,一直有人认为砍伐森林会导致温度上升。不少著名学者,如古希腊哲学家西奥弗拉斯塔、古罗马博物学家老普林尼、启蒙运动时期的巨匠法国自然学家布丰、英国哲学家大卫·休谟等,都谈到欧洲变暖的趋势。在北美,与杰斐逊同时代的萨缪尔·威廉姆斯也在1794年出版巨著《佛蒙特州的自然与市民史》,书中研究了18世纪他家乡所在的州和北美其他6个地方(包括南卡罗来纳、马里兰和魁北克)的温度变化。威廉姆斯称,砍伐树木使得地球变得更加温暖和干燥:“变化不是缓慢、逐步的,而是迅速、持久的……在美国这样一个突然由未耕作的广袤荒野变成众多居民区的新国家,变化最为显著”。

  古代文献叙述VS个人记录温度

  杰斐逊和威廉姆斯的观点被不少人接受,但一位名叫韦伯斯特的著名学者对他们发起挑战。韦伯斯特毕业于耶鲁大学,后因编纂《韦氏词典》闻名于世。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他还是一位政治家、先驱报人(1893年,他受美国首任财政部长汉密尔顿聘请,创办了纽约第一份日报)。此外,韦伯斯特还是一位多产作家,出版教科书,写政论,写传染病学报告等,以至于他的作品书目就多达655页。1799年,韦伯斯特受邀在刚刚建立的康涅狄格艺术与科学院发表演说时,公开质疑时任副总统杰斐逊有关气候变化的说法,杰斐逊当时正在准备竞选下一任美国总统。几年后,韦伯斯特再次就此问题发表演讲,并在1810年出版了两次演讲的合集。

  当时,温度计仍是一个比较新的发明,出生于波兰的丹尼尔·华伦海特直到1724年才确立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温标,因此18世纪中期之前的温度记录很大程度上是依赖人们的叙述,其中不乏很多奇闻轶事。在1799年的演讲中,韦伯斯特用2/3的篇幅批驳威廉姆斯根据《圣经》和古罗马诗人维吉尔的诗篇对气候变化进行的解读。后来,韦伯斯特认识到圣经或许并非是对事实的描述,转而从其他历史文献中探寻古代气候状况。通过研读古罗马诗人贺拉斯等人的著作,韦伯斯特“获得了古意大利气候的精确资料”。

  在这场气候是否变暖的科学争论中,韦伯斯特不仅限于对文献的解读,他还利用了对手缺乏权威数据的弱点。由于杰斐逊只是在私人日记中记录温度,韦伯斯特说,“杰斐逊先生看来没有什么支持其观点的依据,他所依靠的似乎仅限于老年人和中年人的观察”。韦伯斯特还把矛头指向威廉姆斯,后者在著作中引用大量数据称,在一个半世纪中,美国的温度上升了10到12华氏度。对此,韦伯斯特写道:“佛蒙特州现在的平均温度是43华氏度……即使扣除假定的温度升高值的一半,这也是不可能的……在比现在夏季气温低10华氏度的情况下,没有动物能活下来。”

  胜方:全球没有变暖

  韦伯斯特通过对资料进行精细分析,驳斥了杰斐逊和威廉姆斯粗糙的气候变暖理论。韦伯斯特承认,森林向农田的转化导致了一些微小的变化———更多的风和冬天更多的天气变化,但地面积雪时间的减少,并不意味着整个美国每年冬天的降雪量减少。韦伯斯特写道:“在农田地区,今天下了厚厚的雪,明天可能消失;但是同样多的雪下到树林中,能够存留到春天……这能够解释所有现象,而不必求助于缺乏依据的普遍变暖论。”

  韦伯斯特的论述在当时被认为是无懈可击的,终结了第一次全球变暖的辩论。1850年,德国著名博物学家亚历山大·冯·亨伯特表示,长期以来有关森林减少导致美国气候变化的说法已被普遍拒绝。

  但到了20世纪后期,第二次全球变暖的争论出现了。这一次,科学家了解了温室气体排放对环境的影响。科学研究明显支持人类活动(包括清除和焚烧森林)能够引起温度上升的说法。不过,韦伯斯特的文章通过对资料认真的分析,也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当代环境科学家肯尼斯·汤普森称赞韦伯斯特所作论述体现出的“力量和博学”,称他对气候学的贡献是“一项精心杰作”。

  现在看来,韦伯斯特并不一定是200年前辩论的赢家,辛辛苦苦记录了50年气温资料的杰斐逊或许也没说错。资料显示,自18世纪后期开始,与工业革命相伴的人类活动开始改变大气构成,因此很可能影响到了地球的气候。大部分研究气候学的学者认为,近代早期北半球曾经有个“小冰河期”,气温明显比中世纪和当代低。有学者认为,18世纪后期正是小冰河期趋于结束的回暖期。因此,当时的北美大陆可能确实出现了气候变暖的趋势,只是没有威廉姆斯描述的那么明显。只是当时缺乏精密的气候监测仪器,杰斐逊等人无法提供具有充分说服力的证据。

(责任编辑:刘蕾)

我要评论
商务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