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人以学中文为时尚 对中国文化兴趣浓厚

2011年09月05日 13:24   来源:中国新闻网   紫笋
·6.7亿罚单:被删邮件露马脚
·苹果被挤出中国手机市场前5
·恒天然被曝含肉毒杆菌
·菲方射杀台渔民视频曝光
·中缅天然气管道向中国输气
·中日首脑会谈为期不远
·进口车市场价格垄断重灾区
·GSK在华团队大换血
·欧盟九成光伏市场留给中国
·比利时药企UCB卷入贿赂门
·美国政府冷对底特律破产
·GSK4高管被抓 1疑接受性贿赂

  中新网9月5日电 据西班牙《侨声报》消息,在西班牙,学习汉语已经成为时尚。越来越多的西班牙人接受并喜欢中文。书店里的西语中文教学用书越来越多,大街上也随处都可以看到手捧一本中文读物的西班牙人。

  笔者出国前学西班牙语的时候,外教就会不少中文词汇。她说,她通过了汉语水平测试中级。这大概是笔者遇见的第一个会说中文的西班牙人。尽管她的发音实在难以恭维,但有那么好学的精神也值得钦佩。

  后来偶然遇见一个黑人,中文水平实在不错。不光能对话,还能探讨学术上的问题。一问,原来是厄瓜多尔的一个教授,到中国来进修的,以前在北京语言学院念了两年中文,现在在修中国哲学思想。他连四书五经都看过,谈起老孔来头头是道,弄得笔者很是紧张,害怕在这个老外面前出丑。

  后来又听说美国的不少学校把中文作为第二外语。自2004年11月在韩国首尔成立全球第一所孔子学院至2010年10月,中国也已在96个国家和地区建立322所孔子学院和369个孔子课堂,传播中华民族的古老语言和文化。

  刚到西班牙的时候,以为这里的人对中文也没有多大兴趣。有时路过地铁,警察主动用“你好”打招呼,倒是让人吃了一惊。还有一次走在大街上,路过一个报亭,里面那个老大爷来了句“你好”。

  过了一段时间,和朋友一块儿去看踢球。开场前西班牙朋友介绍他的朋友们,当他介绍米格尔的时候,特意说米格尔正在学中文。我很好奇地问他在哪里学。他说是父母给他请的家教。他说,中文有四个音调对吧,音调不同,对应的字就不同。比如说ma,一声是妈妈的意思,三声是马的意思。我连连点头。他说,2008年还去中国看奥运会2010年又去参加了上海世博会。后来我的朋友告诉我,米格尔的父亲在中国有企业,所以让他学中文也是情理之中了。

  过后又接触到不少的西班牙人。我发现,教育水平越高,经济实力越强的西班牙人,对中国的重要性的认识越清楚,对中文的兴趣也越浓。

  西班牙现阶段有40多所大学、100多所中小学和其他文化教育机构开设汉语课程,学习汉语人数超过2万。西班牙有3所孔子学院,分别设在首都马德里、巴伦西亚和格拉纳达。

  西班牙工商旅游部对外服务司副司长阿尔贝托·普拉萨工作多年,熟练掌握英语、德语和日语,眼下正在学习汉语。他相信,汉语会在西班牙风行,因为中西两国经贸合作尚存许多空白,需要大批懂得汉语的人才。

  西班牙2003年约有100人赴中国留学,去年增至1500人。西班牙把去年定为“汉语年”,举办教育论坛、文艺演出与展览、汉语桥比赛、教师培训等多种活动。

  西班牙马德里孔子学院今年5月21日在马德里自治大学组织汉语水平考试。约900人参加,使西班牙上半年参加汉语考试总人数超过2000人,居欧洲之首。普拉萨说,中国在全球经济市场上地位愈发重要,使西方国家希望进一步加强与中国的经贸合作。

  我的一个家教学生是个巴塞罗那自治大学的教授,出于对中国文化的好奇,想学习中文。他说中国的文化和西方文化截然不同,它倡导的平衡、中庸、和谐,对于西方社会里生活在压力之下、充满欲望的人们是一种启发。他说中国人也是很值得研究的一个群体。在西班牙的很多中国人,刚来的时候无亲无故,没有钱,也不懂西班牙语,居然能够生存下来,很多人还能经营起自己的生意,实在让人不可思议。而且他们一般都很安分,靠劳动吃饭,不像有的国家的移民,打架斗殴、偷盗抢劫。

  更多的人对学习中文的兴趣源于实际的目的。因为随着中国的崛起,中文必然成为今后世界贸易中最重要的语言之一。不少企业家或是经济条件好的家庭,都希望让子女把中文作为第一外语,从小就开始学习。

  我的一个朋友为两个西班牙小孩教中文。她说小孩家有好几栋别墅,经济实力雄厚。虽然孩子的父亲现在和中国还没有业务往来,但一直很关注也很看好中国的市场。自己学中文岁数大了,就培养孩子吧。两个小孩对中文很感兴趣,虽然年纪小还不明白贸易是什么回事,不过一横一竖地写中文,在他们看来就像画画儿一样好玩。

  我也教过几个西班牙人。

  一个是家庭主妇,因为她的西班牙老公明年要外派到中国,她也要随任,所以提前学起了中文。

  一个是大学刚毕业的小年轻,因为暑假要去新加坡旅游,和他的新加坡华裔网友见面,所以也学起了中文。

  还有一个女孩,和中国的关系就更密切了。她的祖父是广东人,当年移民到尼加拉瓜,就娶了当地的女子,所以她的父亲有一半的中国血统,外貌上也有亚洲人的特征。她的母亲是西班牙人,在弗朗哥独裁时期只身来到拉美,邂逅了她的父亲,然后相爱结婚。他们一家人后来又到了美国,这个女孩在洛特丹大学辅修过中文,还选修过当代中国电影赏析课,对中国五、六代导演的作品十分熟悉。

  我们谈起《霸王别姬》、《大红灯笼高高挂》、《花样年华》、《重庆森林》等影片,她都看过,对导演、演员和情节都很熟悉,大家谈得也很投机。

  她说,只要中国艺术家代表团到西班牙来表演,她都会和家人一同前去观看。去年2010年是西班牙的“汉语年”,为了庆祝巴塞罗那孔子学院的成立,以南开大学学生为主的几所中国高等院校组织了一支艺术专业学院的巡演团在巴塞罗那举行文艺演出,她也去了,并且告诉我中国的传统民族歌舞十分迷人。

  这几个学生对中文都很感兴趣,不过中文的发音对他们来说却是很困难的。他们经常混淆音调,并且z、c、s不分,平舌翘舌不分。

  有一堂课上,我教他们如何在中餐馆点菜,然后让他们做对话练习。莫尼卡扮演服务员,问佩德罗想吃点什么,佩德罗说,我是猪肉,让我实在哭笑不得。原来他想说,我吃猪肉,但是把“吃”发成了“是”,所以闹笑话了。

  有时我把中文写在黑板上,他们看我写的那么快,写岀来的字像建筑一样复杂,都很惊叹。我给他们解释中文是象形文字,很多字都是有说法的。比如说“竹子”的“竹”子,其实就是模仿竹叶的形象而造的字。还有“忍”字,是一把刀割在心尖上,很生动的表达岀了忍受的痛楚。他们听了,都觉得十分有趣,认为中文是很传神很美丽的语言。

  在谈到中国的作料的时候,我让他们猜吃醋是什么意思。当我告诉他们,吃醋就是看到伴侣和别的异性靠近时产生的嫉妒情绪,他们都笑了起来。我说,这很形象啊。醋是酸的,看到自己的伴侣和别的异性近乎,心里泛起的不是酸味吗?我教他们好人、坏人,他们马上就开起玩笑来。“我是好人,她是坏人。”佩德罗指着他的同桌说。我又教他们“还是”的句型,让他们造句。我说,佩德罗,你喜欢莫尼卡还是玛利亚?他说,都不喜欢。两个女孩做岀要打他的样子,说,你这个坏人。他赶紧改口说,都喜欢。

  很多次课就在这样的欢乐气氛中过去了。如今,他们能够用中文问好,问时间,问路,邀请,订票,点菜买单,甚至讨价还价了。看到他们能够用我的民族的语言进行日常交流,并且欣赏和向往中华文化,我也感觉到作为一个中国人的成就感。(紫笋)

(责任编辑:刘蕾)

商务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