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6年卡扎菲:加入军队是搞革命的唯一道路

2011年11月03日 16:35   来源:凤凰网   彭征
·6.7亿罚单:被删邮件露马脚
·苹果被挤出中国手机市场前5
·恒天然被曝含肉毒杆菌
·菲方射杀台渔民视频曝光
·中缅天然气管道向中国输气
·中日首脑会谈为期不远
·进口车市场价格垄断重灾区
·GSK在华团队大换血
·欧盟九成光伏市场留给中国
·比利时药企UCB卷入贿赂门
·美国政府冷对底特律破产
·GSK4高管被抓 1疑接受性贿赂

  核心提示:在赛卜哈读高中期间,卡扎菲领导了多次支持纳赛尔的示威。1956年苏伊士运河战争爆发的时候,他才14岁,但就在这时,他下了决心,要把利比亚的国王推翻,他认为国王是英国人的应声虫。“我们应该加入军队,”卡扎菲对他的同学们说,“这是搞革命的唯一道路。”

本文摘自《又疯又狂卡扎菲》,作者:彭征,出版社:凤凰出版社

  1.起点始于教室

  在赛卜哈读高中期间,卡扎菲领导了多次支持纳赛尔的示威。1956年苏伊士运河战争爆发的时候,他才14岁,但就在这时,他下了决心,要把利比亚的国王推翻,他认为国王是英国人的应声虫。“我们应该加入军队,”卡扎菲对他的同学们说,“这是搞革命的唯一道路。”

  卡扎菲的政治觉悟开始于50年代后期。卡扎菲曾说:“发生了许多事情:阿拉伯民族主义爆发了,1956年苏伊士运河被埃及收归国有,阿尔及利亚为独立而战斗,伊拉克君主制被推翻了;而在利比亚,什么也没有发生。我们只有一个老皇帝,一个愚蠢的王储和一个腐败的政府。”

  如果说利比亚的革命有其起点的话,那么这起点就是在塞卜哈中学的教室里。魅力非凡、风华正茂的卡扎菲吸引了很多朋友,直到1969年卡扎菲掌握政权后这些人一直由他领导。这些朋友中有迈格哈部落的阿布杜尔·萨拉姆·贾卢德,他很快就成为卡扎菲信赖的得力帮手。据一位名叫阿布杜尔·瓦菲·阿尔·葛第的教师说,这两个人是形影不离的朋友。他说卡扎菲是“天才、诚实和孤寂的人,他的节制接近于禁欲主义”。

  卡扎菲是班上最大的孩子,老师记忆中这个沉默寡言的男孩已成长为一位雄辩滔滔的鼓动者。一位同学还记得,卡扎菲站在公园的墙上对他的同伴慷慨陈词。他的朋友有时随身带着小凳子,以便让他能站在凳子上演讲。

  卡扎菲的雄心已超出课堂。他在塞卜哈读?中时的一位教师名为穆罕默德·艾菲,是埃及人。这位教师说,一次下课后卡扎菲来找他,并交给他一张字条。上面有4个问题:“金字塔的结构是什么?组织这种结构的最佳方法是什么?在利比亚是否有发动一次革命的可能性?如果在利比亚国土上发生革命,埃及会不会帮助利比亚人民?”艾菲说,他对这位年轻的革命家深表同情,并对他解释了金字塔的结构原理。他指出一个组织与另一个组织保持距离的必要性,说明取得最大效果和合作对中央领导权而言是何等困难。艾菲告诉他,每一次革命都需要军队的支持。

  这是利比亚的觉醒时期。经过几个世纪的被占领,这个刚刚独立、处在懦弱的伊德里斯国王统治下国家的年轻公民,第一次显露出日益强大的政治力量。这些年轻人在接受教育,阅读报纸、杂志和书籍,并且如饥似渴地收听着广播,以及埃及领导人加麦尔·阿卜杜勒·纳赛尔在埃及电台“开罗之音”中所发表的雄辩有力的讲话。卡扎菲还阅读在利比亚传阅甚广的埃及报纸,并和许多埃及人谈话。他们中的许多人在学校里教书,在政府机关里工作,是纳赛尔的热心追随者。

  卡扎菲收听广播。他将纳赛尔的讲话铭记在心,能向他的同学逐字逐句地背诵这些讲话。这些讲话每天都通过无线电传播到利比亚,它抨击西方帝国主义,尤其是外国在利比亚领土上的军事基地;它谈到了阿拉伯世界的光荣传统、民族主义和团结。

  对少年卡扎菲影响最深的书籍,除了《古兰经》外就是纳赛尔的《革命哲学》。在这本书中,纳赛尔讲述了他怎样组织“自由军官组织”,并在1952年推翻了埃及君主制。这本书虽然标题有些枯燥无味,但它的许多部分读来惊心动魄,深深地吸引住了塞卜哈的孩子们:“那个时期(指他们策划革命时)我们的生活就像一部惊险的侦探小说。我们的秘密活动不为别人知,并且有暗号。我们潜伏在隐蔽处,许多地方都藏着手枪和手榴弹,向敌人开火是我们殷切盼望的事情。我们在这方面进行了多次尝试,我们沿这条冒险的道路勇往直前,那时的思想感情我至今仍记忆犹新。”

(责任编辑:木木苏)

商务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