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档案对苏联解体原因研究的意义

2011年12月26日 00:29   来源:学习时报   
·6.7亿罚单:被删邮件露马脚
·苹果被挤出中国手机市场前5
·恒天然被曝含肉毒杆菌
·菲方射杀台渔民视频曝光
·中缅天然气管道向中国输气
·中日首脑会谈为期不远
·进口车市场价格垄断重灾区
·GSK在华团队大换血
·欧盟九成光伏市场留给中国
·比利时药企UCB卷入贿赂门
·美国政府冷对底特律破产
·GSK4高管被抓 1疑接受性贿赂

  从1991年底苏联解体至今,国内外关于苏联解体原因问题的具有代表性的观点主要有:西方和平演变论;叛徒论,即这乃是在1956年2月苏共20大秘密会议上作反对斯大林个人崇拜问题秘密报告的赫鲁晓夫,以及1985年上台担任苏共中央总书记、上台后推行改革和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等人背叛变节的结果;“丢掉了阶级斗争这把刀子”论,即这是因为苏联共产党丢掉了阶级斗争这把刀子;“苏共蜕化变质”论;“苏联经济没有搞好”论;“不关注民生”论;斯大林社会主义模式以及体现这种模式的现实的苏联社会主义体制是导致苏共亡党和苏联解体的根本原因。

  上述各种代表性观点有时会发生比较激烈的碰撞和交锋。在笔者看来,对这些代表性观点需要做具体而深入的剖析。比如,将苏共亡党、苏联解体的根源归结为西方和平演变的结果,就显然与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关于内因是决定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这一原理相悖,而且也与历史事实不符。事实上,从苏维埃政权诞生初期开始,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就不仅从武力上入侵苏俄,而且从意识形态、价值观和生活方式等方面对苏俄进行渗透。比如1921年苏俄爆发大饥荒之际,美国救济署工作人员在苏俄境内从事人道主义的救助苏俄饥民工作的同时,也在做着收集情报、培植间谍人员、推销其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等勾当。二战结束后不久,冷战帷幕拉开,西方更是加大了对社会主义国家进行渗透及和平演变的力度,这些都是客观史实。问题在于,西方不仅对苏联一国实施了和平演变战略,而且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也都实施了这一战略。那么,为什么只在苏联发生了效力,而在中国、越南等国家反而没有奏效呢?为什么在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这样一个特定的时刻产生了效力,而在长达74年的苏联历史的其他时段没有奏效呢?只归结为西方和平演变战略的实施,是很难解释清楚这些问题的。

  再比如,在笔者看来,“苏共蜕化变质”说至少也是值得商榷的。原因在于:“苏联共产党蜕化变质”本身就是一个假命题,因为苏联共产党是由千千万万党员个体构成的,绝大多数党员是普通党员,比如集体农庄的农民党员、工厂里的工人党员,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勤奋工作,他们并不掌握什么权力资源,因而也就不存在“蜕化变质”的前提和空间。也就是说,最广大的苏联普通党员并没有“蜕化变质”,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这种“蜕化变质”的可能性。很难想象一个不掌握任何实权的集体农庄普通农民党员能够“蜕化变质”为一个挥霍国家资产的腐败分子。因此,我们可以说,占苏共党员总数比重很低的苏共特权阶层的“蜕化变质”是导致苏共亡党、苏联解体的重要原因之一,而不能把苏共特权阶层的“蜕化变质”转嫁到广大的辛勤工作、无权无职的普通苏共党员的身上,更不能断言整个“苏联共产党蜕化变质”了。

  笔者通过十多年来以俄罗斯解密档案文件为根据对苏联历史的研究,认为:第一,苏共亡党、苏联解体是多种因素合力作用的结果;第二,在这多种因素中,斯大林社会主义模式以及体现这一模式的现实的苏联社会主义体制是导致苏共亡党、苏联解体的根本原因。

  首先要搞清楚,74年的时间里究竟发生了哪些重大历史事件?这些重大历史事件对于苏共和苏联的历史发展产生了怎样的影响?苏联的普通党员、工人、农民、机关干部、知识分子、军人等社会各阶层公民究竟生活得怎样?为什么在1991年苏联解体前夕他们没有像在1917年十月革命中支持布尔什维克党推翻旧政权、建立苏维埃政权的工人和水兵们那样去捍卫苏联共产党?为什么他们没有像在反德国法西斯的卫国战争中舍生忘死地保卫祖国的独立和完整的苏联军民们那样去保全苏联的完整和统一?

  由于长期以来意识形态等因素的影响,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苏联历史不能成其为科学意义上的历史,苏联历史上很多重大历史事件被回避提起,比如苏联时期的大饥荒、苏联时期的书报检查制度、苏俄时期的农民暴动等问题,实际上是苏联历史上客观发生过的重大历史事件或者是始终存在的机制,但是长期以来苏联国内无人提起,似乎它们根本不曾发生过,压根不曾存在过。

  要完全搞清楚苏联历史上发生的每一件重大历史事件,是不太可能的,但是,世人,特别是从事历史研究的历史学家们完全可以尽可能地接近历史的本来面目。

  那么,怎样才可以做到尽可能地接近历史的本来面目呢?笔者以为,深入研究解密档案文件是尽可能地接近历史本来面目的重要途径之一。截至1992年,俄罗斯国家级档案馆和自治市级档案馆共解密了260万件档案,在接下来的 13年间(1992―2005年)又解密了1000万件档案。这些档案文件的解密是由各个不同委员会办理的,办理的方式方法也不尽相同。俄罗斯历史学家和广大学者们以俄罗斯解密档案文件为根据,对原先在苏联时期被视为研究禁区的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展开了深入研究,并问世了一系列重要的研究成果,这些解密档案及研究成果的问世对于世人搞清楚苏联历史的实际面目无疑具有重要的作用。

  对于解密档案文件本身也要作认真、仔细的考证,因为一些俄罗斯解密档案文件本身是真实可靠的,比如档案文件的签署日期、署名、盖印等元素都是真实可靠的;但是档案文件的内容却是伪造的。以苏联元帅梅列茨科夫的生平为例来说明这一点。梅列茨科夫曾经担任过一系列方面军的司令员,荣获过苏联的各种最高级勋章,苏德战争爆发前夕,已经是红军总参谋部总参谋长的梅列茨科夫遭到了逮捕并且在严刑拷打之下“承认了”犯有叛国行为并且曾经跟西方面军司令员、苏联英雄巴甫洛夫大将一道参加过反对苏联的阴谋活动。1941年9月,当德国军队进攻列宁格勒和莫斯科,而苏联有才能的军事长官又严重匮乏的时候,梅列茨科夫获释并且被立刻派往前线指挥一个集团军,后来又担任了方面军司令员。在所有的苏联时期的百科全书和百科词典以及官方的梅列茨科夫履历和传记中,关于梅列茨科夫当年“认罪”的情况只字未提。而今天的历史学家走进档案馆就会发现梅列茨科夫亲笔写的叛国“认罪书”,大家都清楚:这份“认罪书”一钱不值,因为它本身是杜撰出来的。

  在以解密档案文件为根据考证历史事件时,除了考证档案文件内容的真伪之外,还应当注意到往往一个历史事件牵涉了大量的档案文件,且往往会出现前后档案文件的内容发生重大修改,甚至相互抵触、彼此矛盾的情况。因此,必须对档案文件的内容作综合的、艰苦的考证工作。

  此外,在以俄罗斯解密档案文件为根据考证、研究苏联历史的时候,还应当参照、考证、研究别国的档案文件加以佐证。

(责任编辑:彭金美)

商务进行时